在线免费测算 算好运
手机版

扫码访问

微信订阅号

扫码订阅

微信服务号

扫码关注

导航

命相故事:男人大贵相鼻观关键

编辑:乾坤网 日期:2021-01-12 11:02 来源:未知 浏览:

“得富贵相则富贵,得贫贱相则贫贱。”这是汉代鸿儒王充在其名著论 衡命义篇的一句名言。

命相故事:男人大贵相鼻观关键
图片来源:https://www.colorhub.me/

孔子学生子夏曾说过“富贵在天”的话,这所谓在天,当然是指非人力 之所能勉强的命相说的;因为命相之事是生来就注定了的。

虽然时至今日男女平权,富贵之事应无男女之别,但在命相上仍有极大 不同之处。

举一个明显的例说,不论男女,鼻总是五官中最主要。但男人若得“削 鼻如刀”的相,只是为人“苛刻”而已,而女人得此相的,性情却未必苛刻,而 “克夫”的不幸总是难免的。又,男子额高的只是表示有“权柄”,而女子额 高的,除喜欢弄权之外,也常有克夫之嫌。

辛亥(一九一一年)革命成功之时,孙中山先生还在欧洲,因革命军在 武昌起义,当时就以武昌为革命军中央军政府,推黎元洪为都督,以“中华 民国政府”名义出示安民。这是阴历辛亥年八月十九日即阳历一九一一年 十月十日的事。

到阴历九月初九,清帝宣统下诏罪己,十一日以袁世凯代奕助为内阁頌、 理大臣;十二日颁布君主立宪的宪法;十六日下令释放行刺摄政王的汪畚 卫,这一连串惊天动地的事,使全国震惊倒不算奇,而惊动当时北京的命相 界以及相信命相的人,街头巷尾谈的并不是以政治改革为主题,而是以汪精 卫命不当死,袁世凯相有大贵为话题。

因为当去年二月汪精卫谋炸摄政王事败被捕之后不久,北京就盛传摄 政王因见汪精卫的仪表可爱不愿杀他了;又说摄政王叫看相的去看汪精卫 的相,说他将来将是南方帝王,所以要想用他了;而到此时汪精卫竟然获赦 了,岂不可怪!至于袁世凯,老早就被北京算命和看相的拿去做广告,说他的大贵将不止于北洋大臣的高官,而今也果然是君主立宪汉人的第一任的 内阁总理大臣了。

更奇怪的,因为袁世凯相信命理更相信看相,于是他派人四处去找中山 先生和黎元洪的八字。中山先生的八字虽然一时找不到,而黎元洪的八字 却找到了,为着要命相合参,他就派一位善观气色的曹先生和当时闻名全国 的相士钓金鳌的老师韩先生,到武昌去设法看看黎元洪的相貌和当时的气 色,不久,他们两人就秘密地到了武昌。

韩曹两位先生到了武昌,就住在韩先生的另一个高足正在武昌长街挂 牌开馆以善观气色闻名的赛金鳌的家里,因为他们两位都会抽鸦片,住在旅 馆不方便,住在徒弟家里当然舒服得多。刚好,当时黎元洪都督府里有一个 罗科长是赛金鳌的朋友,也是黎元洪的亲信,在八月初时曾被邀去看黎元洪 的相。当然不是黎元洪要他去看相,而是这位罗科长知道黎元洪将有起义 之事,他本人相信命相,就乘着一天私人的宴会,叫赛金鳌作一个来宾寻机 会去看看黎的气色如何。

黎元洪图像

起义之事当然罗科长不会告诉赛金鳌,只告诉他说,因清廷要改制,当 时内阁协理大臣徐世昌要黎氏进京面商要公,看看黎此去以后官运如何。

赛金鳌把黎氏看了之后对罗科长说,黎氏驿马并没有动,看来进京之事 不成,这话却把罗科长说得心服了;于是就问:“那么此后官运有无更 动呢?”

赛金鳌说:“在二十天之内他将有升迁之喜,而且叱咤风云,名闻 天下。”

第二天罗科长把这话告诉黎氏,黎氏本是相信命运之事的,他自幼就听 见自己出生周年那天和尚登门看相的故事,和尚曾在三个婴孩中指他说: “此儿头平额润天仓满,将来出将入相,贵临极品无疑”的话,所以一听罗科 长的报告,就微策地说;“你再去问他,看我此后是否应当弃武就文?”

“弃武就文? ”罗科长说:“当今不是太平的世代,弃武就文有什么 好处?”

黎氏笑道:“你不是也知道和尚曾说我将来要’贵临极品’吗?那么,像 今日的徐世昌一样,当一个内阁协理大臣,岂不就是'贵临极品’了?”

原来黎元洪的父亲和他自己,一向都认定和尚所说的“出将入相,贵临 极品”就是宰相,也就是君主立宪的内阁总理大臣,黎氏心想,革命成功之 后,他当一个内阁总理也心满意足了。

当日罗科长就跑去问赛金整。当晚向黎元洪回报说:“赛金鳌说你五 个月之后才能弃武就文;惟是,从此'位高于权’,逍遥自在。”

黎氏听了就用怀疑的口气说:“内阁总理大臣。像日本的伊藤博文,都 是位高权重,何谓'位高于权'?你再去问他,这话到底怎么解释?”

好笑得很,赛金鳌只能就相上看出“位高于权”,而不能做出确实的 解释。

所谓“位高于权”,就相貌上看就是鼻胜于颜;但就当时的情形看,虽然 前四个月清廷已颁布内阁官制,以皇族中人奕匡为总理大臣,以皇族那桐、 汉人徐世昌分任协助大臣,这徐世昌的地位就算是位高于权,名誉好听,而 实权没有;然而赛金鳌因远在湖北,也不大懂政治上的官职和权力,所以一 时无法解释。好在他替黎元洪看相后不到半个月,武昌果然起义成功,黎氏 被推为中华民国政府的都督,总算他已把黎氏的大事看准了。

武昌起义是阴历八月十九日,而袁世凯派赛金鳌的老师韩先生来武昌, 大约是十月初,那时候武昌成立中央军政府,黎元洪正预算等待中山先生返 国决定挥戈北伐的。所以黎元洪又叫罗科长来请赛金鳌去看看气色,在这 两三个月之内,是否有挥戈北指的可能;因为前次八月初赛金鳌初次替黎氏 看相时,曾说黎氏北上不成,所以现在想要他再看看气色有无转变。赛金鳌 去看却看不出黎氏有挥兵北伐的气色。

但黎元洪对赛金鳌说,革命军政府已经成立,有进无退,没有不北伐之 理,只待下月孙先生返国,就要下令北伐了。赛金鳌听了,不敢再说下去,只 说且等下月再来看看气色有无新的变化,就退出来了。

正在此时,老师韩先生突然来临武昌,赛金鳌真是喜出意外,他正想把 对黎氏相上的两个疑题向老师请教:一个是“位高于权”问题;一个是“北伐 气色”问题。

韩曹两位先生听见赛金鳌已和黎元洪有此接触,也算喜出望外,第二天 就由赛金鳌设宴为老师洗尘,邀请罗科长作陪,一面请罗科长转禀黎都督, 说是赛金鳌的老师来到武昌,想要进见都督瞻仰威仪。黎氏当然同意,第三 天就由罗科长和赛金鳌伴同韩曹两位进见黎氏于武昌军政府的内客厅了。韩先生拜谒黎氏之后,就对黎氏作如下四点的简单新语;第一说黎氏从此弃 武就文,不再掌握军符;第二、三十天之内,黎氏的驿马乃向东走,不是北上; 第三、在这五年之内,“位高于权”,即就地位言,比内阁总理更高,但没有实 权;第四、第五年起,将是际遇风云,权位并隆之时。当时黎氏为着保持军政

府首脑的庄严,并无问话,只是微笑颔首而已。

赛金鳌的老师进见黎元洪,在黎氏本人和罗科长以及赛金鳌他们几人 看来,以为这是难得的机会,韩先生能以垂老之年由北京来此替他看相,而 内里他们却不知韩曹二人正合下怀,替袁世凯做了一件大事——看到了黎 元洪的相貌,韩曹两位即乘坐京汉铁路火车,同到北京,就对袁世凯报告说, 依照黎元洪的气色论,在最近三个月内绝无北上之理,但此人有磅礴忠厚之 气,前途无量,宜与为友,不宜为仇。至于革命军是否乘胜挥戈北指,这问题 似乎不在黎氏身上,而在正在欧洲回国途中的孙文身上。

此时袁世凯已得知孙中山先生将于十一月初抵沪,并已决定在南京成 立中华民国政府,于是另派南京上海有熟人的人三位,陪同韩曹二位赶去上 海,要看看中山先生的相貌,是否有“一朝天子”之相;因为当袁世凯奉命为 内阁总理大臣时,这位钓金鳌老师韩先生原系袁氏的熟人,他曾说袁氏从此 将有“登极称帝”之望;当时袁氏曾笑道:“这是皇上叫我出来收拾残局,准 备和南方革命军和议的,我那有此种妄想。”

韩先生说:“就北方诸位大人和相貌来说,承继大统的只有我公一人, 至于孙文的相貌如何,虽然没有看见过,但可以断言的,孙文纵然也有帝王 之相,也只能统治南方,成为南北割据局面,绝不能取我公而代之;因我公此 时正行一生最佳的运,非任何人所能取夺的。”

但是袁世凯的内心雄心万丈,他不甘与南方割据局面,他想统一南北, 如果清廷大统不绝,实行君主立宪,他想做一辈子的总理大臣,独揽大权;如 果清廷失败,他想利用南北和议的机会,要做新中国的首任大总统;所以他 一定要韩先生去看看中山先生的相貌,是否与他有南北分庭抗礼的气宇,作 为他考虑南北和议决策的一个问题。

中山先生是十一月初六日到上海,韩曹二位虽然也赶到码头冒充欢迎 人众,但看不见孙先生。初十即一九一一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南方各省代表 在南京选举孙中山先生为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过了三天,即一九一二 (壬子)年一月一日,国父在南京就临时大总统职时,韩曹二位才有机会夹 在会众中,看了孙先生一面。当时两人同声赞叹:“异人,异人!”

孙中山图像

本来袁世凯是派三个对南京上海熟识的人陪同韩曹两人来的,那天就 由一位姓秦的陪同入会场。当韩曹二人走过中山先生面前,看到临时大总 统就职后的威仪时,两人的连声赞叹“异人,异人”时,那位姓秦的吓了一 跳,以为中山先生真是“一朝天子”之相,袁世凯的局面不会久了。因为姓秦的也'略知相术,一回到旅馆,不待韩曹先开口,自己就说:“这位孙大总 统,我看他的相貌,既不魁梧,也不清秀,我们北京每一个部大臣都比他像 样,他竟然当起大总统,这真是太奇异了厂’

“这还不算奇异,此人还有更奇异的在后面哩! ”韩先生说:“他敢于把 三百年的清廷推翻,原来确有异相。”

“还有什么更奇异?难道他真是一朝天子不成?”姓秦的表示十分 怀疑。

“你不必为咱们的袁大臣担忧,他不会夺取袁大臣的天下的!”曹先生 看出姓秦的有此不安心情,就如此告慰他。

韩先生又接着说:“从前郭子仪的儿子曾对升平公主夸言'我父薄天子 而不为',今天我看到孙文的相,他才真正是一个薄天子而不为之人了!”

“薄天子而不为?那么他今天为什么就职?”姓秦的表示异议。

“那是另一回事。你看吧,不久他就会不干的!”

韩曹二人逗留南京期间,果然看见黎元洪也来到南京,证实他月前对黎 氏说过三十天之内,要向东行,不是北上的断言。

一月一日中山先生就职,一月三日,各省代表又选举黎元洪为副总统, 从此黎氏任副总统,直至民国五年袁氏去世始接任大总统职位,这又证实了 赛金鳌对黎氏所说的前半段所谓“位高于权”的事实;因为当时赛金鳌和他 的老师,都还不知未来的政制有一个职位高于内阁总理,而权利不如内阁总 理的副总统。这是关系命相先生的智识问题。

袁世凯在北京,知道中华民国政府在南京成立,孙中山任临时大总统, 心中甚为忧虑,以为革命政府既然成立,而这位久为清廷认为“大寇”,亦为 民间认为“大炮”的孙文,担任临时大总统,就情势上看,南北和议的计划是 不会成功的了;就算会成功,对于自己的终身内阁总理大臣,甚至大总统的 美梦恐怕也做不成了。于是他沸心急待韩曹二人同来报告。

韩曹二人同到北京秘密地向袁世凯报告说:“南京的革命军政府,虽然 不会动兵北上,但中华民国的国号以及改元,已注定取代大清的大统了,满 清天下就要没落了。”

.袁氏急问孙文此人到底是如何?韩先生翘大拇指称赞道:“异人,异 人!功盖天下名垂千古!”

生在旁补充一句说:“的确是一个不平凡的人物。”

“那么,据你两位看来,这大局已经定了吗? ”袁氏又质问韩先生说:“以前你说我的命运,又将作何解释呢?他们若既不会挥兵北上,我们那有把天 下拱手授人之理?这其中自有很大的变化。”

“大清完结,中华民国成立,这大局是定了的;但就孙文的相格看,他却 不是当大总统的人,而且不久就要去职的。”

韩先生说了这话之后,袁氏听了大为错愕,就问:“这到底什么意 思呀!”

韩先生解释说:“大贵之相以'气宇’为第一,我看孙氏的气宇,贵在帝 王之上,所谓'圣人'的气局;是’薄天子而不为'的人物;所以他创立的中华 民国是永垂千古之事。至于我所以说他不是当大总统的人,乃是就'形象' 说的,他虽有高贵之鼻,而无丰满之颜,所以他的权贵只限于临时大总统。是象徵'开国'之意,我看他的气色,这临时大总统在一百天之内就要辞职 的。不过,此君乃中国的异人,望我公善与周旋,务须尊重,幸勿对他 轻视!”

接着袁世凯就转头朝向客厅壁间的大镜子,看看自己的面孔,要韩曹二 位说说他的鼻额问题。当然,袁氏听了韩先生刚才说“气局”问题,已自知 气局不如孙氏,就想就“形象”上争回自己的高贵。

袁世凯图像

于是韩曹二人就给他讲论关于大贵的鼻额相格,首先就说袁氏的体型 乃正宗的北人形象,而中山先生则是南人形象,其次说中山先生和袁氏的 鼻,都是直冲天庭,极品贵格;而中山先生最特别的就是两眉之间的“印堂” 非常平坦广宽,为常人所难有,因此鼻与印堂连成一气,上达天庭,得天独厚 者在此。

再说到两额,因为鼻为一生命运的主峰,左右两额辅弼,所以有鼻无额 则成孤立之象,无能为力;而中山先生并非无额,而是配不上那高贵之鼻,袁 氏两额丰满有力,与鼻相配,所以一向为官都握有实权,不受清闲之职,其理 便在此了。,

袁世凯此人非常机警,他听了韩曹二人说他的高贵鼻颅胜过中山先生 时,心中自然暗喜,认为,如果像韩先生所说的,孙氏的临时大总统命运要在 一百日内结束的话,而大清帝统同时也要完结,他这次出任内阁总理大臣, 又负有与南方政府和议的责任,都不是命定的这天下要让他来收拾了吗? 于是他突然向韩先生提岀一个问题:“如果孙氏的临时大总统的命运只有 一百日的话,照外国民治国家的政制,大总统去职,其职位要由副总统接任, 那么黎元洪现已当选为副总统,这大总统论理要在黎元洪身上的,你对黎元洪的疳格当作如何说法呢?”

这问题倒使韩曹两位意想不到的发生了为难;因为他们在南京时只注 意中山先生的最近气运,没注意到黎元洪的问题;现在袁世凯这一问,果然 很难答复。

关于新政制事,中国还是才开始,未曾施行过,所以韩曹二人一时也无 话可说,只说:“无论就形象或气色上看,黎元洪的副总统不会变化,而且在 这五年之内,也不会有荣任大总统的气运;所以关于他的事,我们一时就无 法解释,只好让不久未来的事实去说明了。”

韩先生又补充一句:“无论如何,孙黎二氏的鼻额绝对比不上我公,我 公尽可从容应付,不必忧虑!”

这是一九一二年一月半以前的事,而韩曹二人所论断的,事实又是如何 呢?现在姑把当时几件大事录在下面,便可明白:一月二十二日,孙大总统 提出与清廷最后协议办法五条,交代表转袁世凯。

二月十二日,清帝宣统下诏退位,大清皇朝完结。十三日,孙总统向参 议院提出辞职书。三月十日,袁世凯在北京就中华民国第一任大总统职,以 黎元洪为副总统。十一日,孙总统公布中华民国约法。四月一日,孙临时大 总统莅参议院行解职离。中山先生计自一月一日就任临时大总统,至四月 一日正式解职,仅九十一天,证实了韩先生所预言的在一百日之内要辞职 的话。

关于国父中山先生的相貌,依一般人的眼光看来固是平平无奇;即一般 看相先生,也只能看出是一个“名高于位”的人,能像钓金鳌的老师,韩先生 看岀“异人”、“圣人”的气局,而且断定他是个“薄天子而不为”的人,真太 不容易了。

因为我们中国自古就是北方人的政治,统治中国的帝王都是北方人,而 北方人的体格是魁梧高大,所以论体格以为魁梧是贵相,这是历史性的一个 俗见,也是错误观念,后来又有所谓“北人南相”和“南人北相”为贵格说法O 这种相格,多为富贵相,虽然是事实;但这不是最高贵的相格,因为人相的原 则以“纯”为贵,以“杂”为贱;不论北人南相或南人北相,在原则上论,都属 于“杂”,原属“贱”格的。其所以能贵,必须杂而不“混”,即北相的就要一 切像北人,南相的一切像南人;否则,若体型北相,性情南人,或脸型南相,体 型北人,那就非贱为隶役不可了。

就任中华民国第一任临时大总统的孙中山先生,和第一任大总统的袁世凯的相型来说,两人的体型都是南人的纯和北人的纯,所以有此大贵。中 山先生之所以能为国父,名垂千古,像韩先生那样能从“气局”上看出的。记得二十余年前晤及钓金鳌和赛金鳌两师兄弟,虽然他俩也能道出关于顧 气之“法”,但观察之“术”却不够功夫。

一般相者看中山先生只能道出印堂、鼻、眼和口四部位的优点,而不能 看出其能“功成身退”和“流芳百世”的特点。

钓金鳌告诉我,他的老师那次从南京回到北京告诉他说,中山先生的气 宇和形象的特点,在于“气藏形潜”。后来我从两个追随国父多年的朋友告 诉我,中山先生的特点就是“不轻易发怒,不轻易动心。”

至于鼻额关系大贵的相,这还是就面貌上的部位说的,就大要上言,鼻 的贵相,可用“端陷正、不、平直、有力”八字为断语。再高贵的,则是上接 “宽坦的印堂”,下托“四字型方口 ”。

上面曾经说过,有鼻无额也不兴,有力之鼻,也须要有力之颤为辅,左右 两额,以“不低、不散、不露骨”三“不”为要领。看相看鼻不难,看额倒是不 容易。相关阅读点击:命相故事集:语中有金声 斯人死非命

陈炯明叛变时,中山先生退到上海。有一次他在法国公园散步,我的舅 父和几个朋友也在那里闲游。舅父一向在北京不认识中山先生。因为舅父 会看相,同行朋友中有人认识的,就指孙先生问舅父:“你看此人相貌 如何?”

舅父一看,说:“此君必是闻名天下的人。”朋友再问:“是否只有名气而 无显位?”

答道:“位显而不居,权藏而不用,非无权位也。”这评语也可算是知 相了。

温馨提示:文章的内容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您告知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处理或撤销;互联网是一个资源共享的生态圈,我们崇尚分享。

与《命相故事:男人大贵相鼻观关键》相关阅读:

乾坤网免费测算
免测测算
免测抽签
实用工具